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教育

原来你是我无法忘却的遗憾

2020年02月15日 栏目:教育

原来,你是我无法忘却的遗憾小时候,每每有人取笑我,妹妹,你姓什么?我都会毫不犹豫地答到,欧阳。那时年少无知的我,总是说着胡话。不过正因为

原来,你是我无法忘却的遗憾

小时候,每每有人取笑我,妹妹,你姓什么?我都会毫不犹豫地答到,欧阳。那时年少无知的我,总是说着胡话。不过正因为年少无知,才有勇气说出这样的话。

我的姨妈去世的时候还很年轻,40来岁,是13年走的。她患病的时候我去看过她一次,当时进到屋子的时候, 看见她虚弱地躺在床上,病痛蔓延着全身,变得苍老了许多,脸上已爬满了皱纹,再无以往的容光焕发,有那么一刻,想冲出屋子的想法,由上而来,可我还是抑制住了。我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,她是姨妈,是那个原来和蔼可亲的姨妈。姨妈在我心里占据着重要的位置,一直以来,姨妈在我的记忆里都是特别年轻的模样,从未见过她衰老的模样,妈妈的几个姊妹里面就数她漂亮,也数她会打扮。每每逢年过节见到她,她都是的那位。

妈妈几姊妹里也数她文化,一般家里闹矛盾和商量什么大事都是她出面调和解决的,总之,算是妈妈这边的核心人物。我们大家都很敬重她。那次我们去小姨家拜年,我们一起去的人挺多的,一大家子全部出动,也是齐的一次,那也是我有记忆以来次去小姨家。小姨身子也不太好,在医院刚动手术不久,勉强下床走动。我们去了之后,小姨父开始忙活做饭,准备得有条有序,大家和和气气,氛围和谐极了。但是,人多难免会有点小吵小闹的,我们这一大家子去,电饭锅煮饭不太够,小姨父又掂量得少了点,每人盛一碗饭还不够,孩子又多,到,电饭锅里完全见底了,不知是谁嘲弄了我妈,说是电饭锅里还有饭,我妈端着碗去过去盛,小心翼翼地打开电饭锅,一看,空空如也。我妈脾气暴躁,生气地甩碗就走。我姨妈见了,向亲戚们道了几句,说了那个人的不是。姨妈去找我妈,当起了和事老,用她的那些真理劝解我妈这种死脑筋。她的每句话都是那么正点,而且条理清晰,让我不得不佩服她。她从来都没把我当小孩子一样对待,都是把我当小大人,无论大小事都会给我说,征求我的意见,也会语重心长地给我讲些道理。

小的时候与姨妈相处的时间很少,我深刻得记得当时姨妈从外公那里接我回城里,而且是顺路的,中途本可以不用下车直接能到城里,可是她选择在中途的一条街道带我下了车,说是一年到头很少带我,想给我买点什么的,一会儿问我要不要吃什么,我弱弱地摇了摇头,又问我想要什么,她给我买,我丝毫没感到害羞,说了要什么什么,她便带我逛,带我去超市选吃的,买玩具。我当时什么也不懂,只知道吃,玩,长大后才发现姨妈的那份心。

知道姨妈患癌症后,我伤心不已。不知道我还能为她做些什么,我多希望她能平安健康,话说这世上好人的命不长,我厌烦这句话,觉得世界不公平,不是好人一生平安吗?假的。

那年某个月月假回家,我知道姨妈的病已经到了不可挽留的地步,我与姨妈家相隔百里,但是本已下决心去看望她老人家的,早早地联系好,与姨妈通过,姨妈听到后声音也跟着变得愉悦起来,从她的话语中隐隐约约地嗅到那么一丝丝喜悦,或许真如他们所说,病了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没人陪伴,我想可能应证了这句话。我与奶奶打好招呼,做好十足的准备去探望姨妈。万事俱备只欠东风,那便是坐车走。没想到的是,学校突然发短信来,说是要提前一天回去上课,我不好请假。只好再次打过去说不去了,下个月月假去,学校要上课。姨妈并没有怪我,只是弱弱地说学习重要,没事的。语气中听出了些许失望,我无法抑制我眼里一直打转的泪水,挂完,哇地一声哭了出来,很久才止住。

那年圣诞节的后一天,家人给我打来一个,我接听后才知道,姨妈她去世了。在平安夜那天晚上与世长辞的,我不敢想象姨妈是带着多少失望走的,本与她说好那个月月假去看她,只有6天了,她还是等不了我,先走了。我悲伤不已,原来,那成为我一生的遗憾,无法忘却,在记忆中无法抹去,泪眼已干涸了,不再流泪,我深深地懊悔,如果当初去看望她,是否不会留有牵挂与遗憾呢?但一切都晚了,她不在了!

杭州白癜风医院网上预约挂号
南京邦德骨科医院在线预约
四川省癫痫病治疗医院
深圳治疗妇科疾病到哪家好
廊坊男科治疗方法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媒体